KM商標迷局引發關注

2018年08月27日

發布時間:2018-07-24 08:56

資料來源:中國工商報網

最近一個多月,對於廣州卡門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廣州卡門)而言,可謂一波三折。

今年5月31日,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公安機關與有關部門聯合執法,對廣州卡門位於南海區的倉庫進行執法檢查,查扣了該公司7萬多件使用KM商標的商品。警方開具的扣押決定書和扣押清單上顯示,“廣州卡門涉嫌假冒註冊商標”。與此同時,多地工商和市場監管機關根據商標侵權投訴調查KM商標權利相關情況。

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於6月15日就廣東省工商局《關於妥善處理廣州卡門實業有限公司KM商標案件的函》作出回複,明確指出,來函提及的北京錦衣堂企業文化有限公司和北京跨日品牌文化有限公司訴廣州卡門實業有限公司商標侵權一案中,商標權利人作為維權依據的第21983365號KM註冊商標目前正處於商標評審委員會商標無效宣告審理程序中,依據《商標法》法實施條例》有關規定,中止對該案的查處。

事件始末

成立於2013年的廣州卡門,最初名為廣州卡門服飾有限公司,2015年1月改為現在的企業名稱,主要從事服裝及生活用品銷售,主打“北歐設計”時尚快消品牌。

2014年10月及2016年6月,廣州卡門先後在第25類服裝等商品及第35類廣告等服務上,申請註冊了數件KM商標以及KILO KM & METERS SKANDINAVIEN組合商標,部分商標獲得註冊。

2015年1月更名後,廣州卡門的首家KM品牌專營店開始營業,運營模式為直營和加盟。短短3年內,該公司不斷擴大品牌影響力,在全國擁有近600家門店、1萬名員工和500多家工廠及供應商。

然而,令廣州卡門沒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專心發展市場時,KM商標歸屬危機四伏。2015年11月、2016年11月,北京錦衣堂企業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錦衣堂公司)和北京跨日品牌文化有限公司(下稱跨日公司)先後兩次共同申請與廣州卡門KM商標非常近似的KM圖形商標,申請時間晚於廣州卡門KM商標申請時間。

查詢中國商標網顯示,錦衣堂公司及跨日公司第一次申請的第18388472號KM圖形商標被商標局於2016年8月16日駁回,而廣州卡門2014年10月30日申請的KM商標正是被作為此次駁回的引證商標,駁回理由為兩件商標權利相沖突。不過,令廣州卡門始料未及的是,錦衣堂公司和跨日公司再次共同申請的第21983365號KM圖形商標於2018年1月7日獲准註冊,而廣州卡門在先使用且在先申請的KM商標至今未獲准註冊。

針對第21983365號KM圖形商標,廣州卡門已經提起商標無效宣告申請。目前,該商標處於無效宣告申請審查中。

筆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得知,錦衣堂公司和跨日公司分別成立於2005年1月、2008年12月,分別為自然人獨資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前者經營範圍涵蓋銷售服裝服飾、商標代理、版權代理等,後者經營範圍包括企業形象策劃、廣告設計、服裝等。根據企業報送的2017年度報告,截至2017年,錦衣堂公司有9名繳納社保的員工,跨日公司有2名從業人員。

法律焦點

據了解,目前廣州卡門正緊密關注佛山市南海區公安機關相關KM案件的進展,並依法采取了一系列救濟措施。與此同時,該公司還派出人員隨時關注錦衣堂公司和跨日公司投訴廣州卡門KM商標侵權相關案件情況。

廣州卡門的代理律師指出,《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商標註冊人申請商標註冊前,他人已經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先於商標註冊人使用與註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註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該使用人在原使用範圍內繼續使用該商標。該律師表示:“廣州卡門依法在先申請、誠信經營、積極創牌,累積起KM品牌的市場知名度,我們絕不會姑息任何搶注行為和不勞而獲者。我們將采取一切措施依法維權,更堅信法律始終是維護公平正義的。”

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劉春田教授指出,如果廣州卡門在先使用KM商標證據充分、事實清楚,一定不構成對錦衣堂公司和跨日公司的侵權。而且,知識產權屬於私權,公安機關以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介入,必須考慮公共利益的損害及主觀惡意。劉春田進一步指出,本案中商標權利尚不穩定,還處於無效審理當中,不能適用《刑法》予以規制。同時,廣州卡門不斷被對方稱假冒他人註冊商標構成刑事犯罪,可以商譽遭到侵害為由主張對方承擔法律責任。

北京君策知識產權發展中心主任汪澤指出,廣州卡門第二次申請KM商標目前處於駁回複審行政訴訟一審階段,該申請先於錦衣堂公司和跨日公司,廣州卡門依法享有在先商標申請權利。同時,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的要件之一是涉案商標與他人註冊商標相同或基本相同,但廣州卡門的KM商標與錦衣堂公司的KM圖形商標顯然不符合相同的認定標准,以該罪名為由查辦廣州卡門KM商標相關案件有悖法律規定。

目前,廣州卡門的自我救濟仍在進行之中,結果如何尚不可知。我們將密切關注。

萱 文

(責任編輯:)